欢迎访问培讯新闻门户网!

全国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生活 >

“微信十条”营造健康“微生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时间:2019-11-23 22:52

  8月13日,海外网邀请中国传媒大学副校长、博士生导师胡正荣教授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喻国明教授做客演播室,深度解读“微信十条”。

  8月7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简称“微信十条”),主要从行业的资质、隐私的保护、实名制注册、备案审核和内容限制等方面对即时通信通讯平台和用户的规范做了很多界定,并明确了对违规行为的处罚。

  “即时通信是互联网里一种比较新的应用。之前对互联网的管理,主要是在ISP、ICP的管理上,但这次的‘微信十条’是专门针对即时通信工具的,指向性非常明确的管理规定。”胡正荣认为,从历史角度说,应该算互联网信息管理的升级版,或者叫做一种新鲜的、针对性更强的表示理模式。“随着技术的发展,互联网上的应用在不断增加,不断变种。在这种情况下,互联网本身的管理也要更新、改变、升级。”

  “互联网有个词叫迭代,要根据不同的情况来做出相应的反应、变形和模式的更新。管理模式也一样,因势而变。”喻国明说。

  在此次规定中,时政类的微信公共账号和涉政自媒体受到的影响较大。规定明确指出,“没有经过批准,未获得新闻资质的公众账号,不能发布时政类新闻”。

  胡正荣认为,这涉及到一个共时性和历时性的问题,时政类新闻不仅指当代、当下发生的事,也指历史上发生的事。“另外,我们都知道,时政新闻是狭义的新闻,就是通常说的消息、专稿,以报道事实为主的新闻。但是,在新闻之外还有言论,而当下,言论与新闻交融的倾向非常明显,所以新闻和言论是否要统一管理,这需要达成一个共识。”

  对此,喻国明表示赞同。他指出,言论和新闻事实是两种不同属性的内容,所以对它的管理是否用同样一种方式值得商榷。“任何一个规定的提出,都要有一个目标诉求,要做利弊性的考量。对现在互联网管理而言,真正有弊害的是谣言肆虐,所以要管住新闻事实,这是当下管理的当务之急。”

  对当下涉政自媒体的管理,喻国明认为非常有必要,但他也建言,同时还要有一个对称性的要求,政府相关部门或者相关责任主体,能不能在第一时间将告诉社会,避免社会在猜疑、等待和黑暗中摸索。“这是鸟之两翼的事情,信息发布越充分、越及时,信息管理就越能落到实处,二者紧密关联在一起。”

  “政府要提高自己的公信力,就要利用公信平台。政务微信、政务微博是有史以来最好的公信平台。”胡正荣对政务微信的作用做出了极高的评价。

  在谈到政务微信的发展现状时,胡正荣指出,现在有两个非常突出的问题。第一,在一些政务微信或微博上与老百姓相关的东西少,无实际意义的东西多。第二,一些政务微信长期不更新。”胡正荣举例说,“北京市机关的一些政务微博或政务微信,更新率仅在30%左右。”

  胡正荣表示,政务微信公号的运营并没有与百姓有过多的交流互动。“微信的一个重要的功能是交流,这与过去拿大广播喊口号有本质区别。要让老百姓提意见、去表达,要跟政府有互动。”

  喻国明表示,利用新媒体的传播手段,强化和改善沟通当中的质量,是非常好的努力。“在互联网时代,信息沟通质量的高低决定着一个社会健康和发展的顺畅性。政府处在组织者、管理者的位置,它需要将掌握的一些信息充分、有效地与社会进行沟通互动。”

  “对于政府来说,不是简单地把一个政令传给大家就好了。而要通过微信、微博与民众顺畅地互动沟通,获得情感的构建。”喻国明指出,“政务微信公号、微博在活跃的同时,必须要跟整体社会活跃程度匹配。如果只有一方活跃,其余人只是听吆喝,那老百姓的需求与困惑到底在哪里,政府全不知道,就没有方向感、没有针对性,也难以找到百姓的诉求点。这么好的平台不要让它打了折扣。”

  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传播的速度非常快,一些不良、不实甚至恶意有害的信息也借助移动即时通信工具公众平台传播,扰乱正常社会秩序,影响社会健康发展,进而危害和社会稳定。

  据腾讯提供的数据显示,在过去几个月一共关停了微信涉、招嫖的账号超过54万个,累计关停涉及假货等公众账号不少于3万个。

  对此,喻国明表示,出现问题的公众账号占比较少。“580多万的公众账号,真正出现有问题的加在一起仅10%左右,有90%左右的公众账号还在健康的状态中运行,这是微信公众账号的主流。”

  喻国明指出,管理不是为了管死,是为了管活。管活的目的之一,是激发好人有更好的平台和更好的条件去做好事。与此同时,也要定点清除那些直接的危害,比如招嫖、、假货、散布谣言等。“互联网造成了一种新型社会态势,社会成员的主体性在逐渐增强。任何管理都不能机械式,大家要按照一个规则,彼此之间共同起作用。”喻国明说。

  “管理,我们通常认为就是我管你。”胡正荣说,西方有一个概念,叫共同管理或者叫共治。就是从管理方来说,制定规则,从业者包括自媒体业者甚至一个普通网民用户,都要自律。”

  规定的出台,有叫好者,也有人担心规定会压制言论自由。对此,胡正荣表示,网信办发布的规定非常有指向性和针对性,是去解决一个特定平台、特定领域里的特定问题,而不是机关枪“横扫一片”。

  两位专家指出,仔细研读规定,不难发现,网信办“微信十条”出台的关键词是“底线思维”、“多元参考”,有利于行业发展,企业服务的提升,更好地维护广大网民的合法权益,也为微信等即时通信工具平台健康、可持续发展提供了保障。我们相信,规定的出台,绝不是要限制正当的公民表达,而是要通过各个方面的共同努力,让即时通信平台远离有害信息,挤出谣言泡沫,回归理性平和,实现健康发展。

  8月13日,海外网邀请中国传媒大学副校长、博士生导师胡正荣教授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喻国明教授做客演播室,深度解读“微信十条”。

  8月7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简称“微信十条”),主要从行业的资质、隐私的保护、实名制注册、备案审核和内容限制等方面对即时通信通讯平台和用户的规范做了很多界定,并明确了对违规行为的处罚。

  “即时通信是互联网里一种比较新的应用。之前对互联网的管理,主要是在ISP、ICP的管理上,但这次的‘微信十条’是专门针对即时通信工具的,指向性非常明确的管理规定。”胡正荣认为,从历史角度说,应该算互联网信息管理的升级版,或者叫做一种新鲜的、针对性更强的表示理模式。“随着技术的发展,互联网上的应用在不断增加,不断变种。在这种情况下,互联网本身的管理也要更新、改变、升级。”

  “互联网有个词叫迭代,要根据不同的情况来做出相应的反应、变形和模式的更新。管理模式也一样,因势而变。”喻国明说。

  在此次规定中,时政类的微信公共账号和涉政自媒体受到的影响较大。规定明确指出,“没有经过批准,未获得新闻资质的公众账号,不能发布时政类新闻”。

  胡正荣认为,这涉及到一个共时性和历时性的问题,时政类新闻不仅指当代、当下发生的事,也指历史上发生的事。“另外,我们都知道,时政新闻是狭义的新闻,就是通常说的消息、专稿,以报道事实为主的新闻。但是,在新闻之外还有言论,而当下,言论与新闻交融的倾向非常明显,所以新闻和言论是否要统一管理,这需要达成一个共识。”

  对此,喻国明表示赞同。他指出,言论和新闻事实是两种不同属性的内容,所以对它的管理是否用同样一种方式值得商榷。“任何一个规定的提出,都要有一个目标诉求,要做利弊性的考量。对现在互联网管理而言,真正有弊害的是谣言肆虐,所以要管住新闻事实,这是当下管理的当务之急。”

  对当下涉政自媒体的管理,喻国明认为非常有必要,但他也建言,同时还要有一个对称性的要求,政府相关部门或者相关责任主体,能不能在第一时间将告诉社会,避免社会在猜疑、等待和黑暗中摸索。“这是鸟之两翼的事情,信息发布越充分、越及时,信息管理就越能落到实处,二者紧密关联在一起。”

  “政府要提高自己的公信力,就要利用公信平台。政务微信、政务微博是有史以来最好的公信平台。”胡正荣对政务微信的作用做出了极高的评价。

  在谈到政务微信的发展现状时,胡正荣指出,现在有两个非常突出的问题。第一,在一些政务微信或微博上与老百姓相关的东西少,无实际意义的东西多。第二,一些政务微信长期不更新。”胡正荣举例说,“北京市机关的一些政务微博或政务微信,更新率仅在30%左右。”

  胡正荣表示,政务微信公号的运营并没有与百姓有过多的交流互动。“微信的一个重要的功能是交流,这与过去拿大广播喊口号有本质区别。要让老百姓提意见、去表达,要跟政府有互动。”

  喻国明表示,利用新媒体的传播手段,强化和改善沟通当中的质量,是非常好的努力。“在互联网时代,信息沟通质量的高低决定着一个社会健康和发展的顺畅性。政府处在组织者、管理者的位置,它需要将掌握的一些信息充分、有效地与社会进行沟通互动。”

  “对于政府来说,不是简单地把一个政令传给大家就好了。而要通过微信、微博与民众顺畅地互动沟通,获得情感的构建。”喻国明指出,“政务微信公号、微博在活跃的同时,必须要跟整体社会活跃程度匹配。如果只有一方活跃,其余人只是听吆喝,那老百姓的需求与困惑到底在哪里,政府全不知道,就没有方向感、没有针对性,也难以找到百姓的诉求点。这么好的平台不要让它打了折扣。”

  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传播的速度非常快,一些不良、不实甚至恶意有害的信息也借助移动即时通信工具公众平台传播,扰乱正常社会秩序,影响社会健康发展,进而危害和社会稳定。

  据腾讯提供的数据显示,在过去几个月一共关停了微信涉、招嫖的账号超过54万个,累计关停涉及假货等公众账号不少于3万个。

  对此,喻国明表示,出现问题的公众账号占比较少。“580多万的公众账号,真正出现有问题的加在一起仅10%左右,有90%左右的公众账号还在健康的状态中运行,这是微信公众账号的主流。”

  喻国明指出,管理不是为了管死,是为了管活。管活的目的之一,是激发好人有更好的平台和更好的条件去做好事。与此同时,也要定点清除那些直接的危害,比如招嫖、、假货、散布谣言等。“互联网造成了一种新型社会态势,社会成员的主体性在逐渐增强。任何管理都不能机械式,大家要按照一个规则,彼此之间共同起作用。”喻国明说。

  “管理,我们通常认为就是我管你。”胡正荣说,西方有一个概念,叫共同管理或者叫共治。就是从管理方来说,制定规则,从业者包括自媒体业者甚至一个普通网民用户,都要自律。”

  规定的出台,有叫好者,也有人担心规定会压制言论自由。对此,胡正荣表示,网信办发布的规定非常有指向性和针对性,是去解决一个特定平台、特定领域里的特定问题,而不是机关枪“横扫一片”。

  两位专家指出,仔细研读规定,不难发现,网信办“微信十条”出台的关键词是“底线思维”、“多元参考”,有利于行业发展,企业服务的提升,更好地维护广大网民的合法权益,也为微信等即时通信工具平台健康、可持续发展提供了保障。我们相信,规定的出台,绝不是要限制正当的公民表达,而是要通过各个方面的共同努力,让即时通信平台远离有害信息,挤出谣言泡沫,回归理性平和,实现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