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微博 > 影视公司半年报集体沦陷从炙手可热到边角料行

影视公司半年报集体沦陷从炙手可热到边角料行

2019-09-08 22:37 来源:未知

  前往基金公司路演传媒影视板块的券商研究员正越来越少,原先炙手可热的传媒影视公司,随着市场周期的变化,似乎已变成机构投资者眼中的边角料。

  前往基金公司路演传媒影视板块的券商研究员正越来越少,原先炙手可热的传媒影视公司,随着市场周期的变化,似乎已变成机构投资者眼中的边角料。

  14日晚间,光线传媒发布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净利润8500万-1.05亿元,同比下降95.02%-95.97%。但光线日股价表现强势,录得一根大长阳,收涨4.15%。

  光线传媒的惨淡经营,只是影视行业的冰山一角。从半年报预告来看,华策影视、华谊兄弟、唐德影视、中南文化、北京文化、印记传媒、长城影视、当代东方、骅威文化等9家出现亏损,光线传媒、慈文传媒、欢瑞世纪、万达电影、幸福蓝海5家业绩腰斩。

  光线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数据显示,2019年1-6月,光线传媒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在8500万-1.05亿元之间,较上年同期实现的21.07亿元同比下降95.02%-95.97%。

  虽然95%的业绩下滑,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非经常性损益的部分,光线传媒去年出售了新丽传媒的股权,获利甚多,但即便扣除新丽传媒的收益部分,扣非后的业绩,较去年仍有下滑。

  光线传媒方面表示,电影业务利润较上年同期出现下降,主要是本报告期的电影成本较上年同期有所上升所致,同时报告期内电视剧业务利润较上年同期也小幅下降。

  光线传媒的惨淡经营,只是影视行业的冰山一角。就在几天前,华策影视、华谊兄弟、慈文传媒、ST中南(中南文化)、唐德影视也纷纷发布2019年半年报预告,但没有一家公司能够拿出业绩安慰投资者焦虑的心。

  电视剧龙头股华策影视也出现了大幅度亏损,预计今年上半年亏损6000万元至5500万元,同比下降120.74%至119.01%。华策在电视剧方面的竞争对手也大致如此。慈文传媒发布2019年半年业绩预告,预告期内,净利润7500万元-9500万元,同比下降61.15%-50.79%。ST中南(中南文化)则预计今年上半年亏损至少1.33亿元。

  华谊兄弟公告显示上半年净利润预亏32978.55万元32478.55万元。华谊兄弟在公告中表示,报告期内上映的影片包括跨期电影《云南虫谷》及《把哥哥退货可以吗?》,收入较上年同期相比存在较大程度的下滑,不难看出造成亏损的主要原因是上半年影视项目的缺失。而就在半年报预告发布前半个月之内,原本受命领衔华谊下半年反击战的《八佰》也宣布暂别暑假档。

  以基金为主的买方机构对影视传媒的态度,早在一季度就已经写在脸上了,基金经理不愿意买,或者说根本不感兴趣,尤其是当全市场越来越多关注“核心资产”的背景下。

  深圳一位偏好传媒投资的基金经理曾经向券商中国记者直言,当下A股的投资是抓住价值主线,现在机构投资影视传媒已经没啥兴趣了,这部分的投资以后也都只能作为配菜使用,传媒影视股可能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会被低配。

  高毅资产董事长邱国鹭很早就对传媒影视股表示出不屑一顾。“影视股最大的问题是缺乏持续性,有一茬没一茬的,很多时候根本是靠运气,盈利模式没有可复制性。”

  资本市场要的是业绩一年比一年高,但是影视公司很难做到这一点,所以每当影视公司出现爆款作品,在短暂的股价拉升后,机构投资者通常都会撤出,因为第二年的业绩大概率下滑。

  但是,A股需要的逻辑是,今年是一个爆款,明年就需要两个爆款,后年出现三个。影视公司很难做到有规律的增长,在一些基金经理看来,虽然买方和卖方都有一些研究资源在传媒影视板块上,但运气成分比较大,影响业绩的不确定性因素比较多,绯闻、政策、撞期都可能导致预期变化。

  “基本上没有相关的路演了,因为公募基金也不太感兴趣。”深圳一家基金公司人士称,除了极少数的公司,整个影视板块缺少行业配置的机会,个股层面的机会也少,大多数公司表现也都不行,根本不具备长线持有的逻辑,稍微有点看头的公司,估值又比较贵。

  虽然路演越来越少,但只要个别公司的基本面有点看头,卖方研究员也还是希望争取一下,知情人士透露,现在也有个别券商向基金公司力推一些传媒品种,比如芒果超媒。这也是A股影视板块中少有的业绩增长的公司之一,也是目前A股唯一的视频网站+影视制作双驱动的公司。芒果超媒7月13日发布的公告显示,预计今年上半年净利润7.3亿到8.3亿,同比增长27%至45%。即便如此,考虑到估值、行业和政策,基金的配置兴趣也不高。

  实际上,芒果超媒虽属传媒影视板块,但其一枝独秀另有原因,芒果超媒属性更倾向于视频平台,而非内容创造,并非纯粹的影视制作公司。在大环境下,传统的影视制作公司在A股机构眼中正在变成配菜,其中的一大原因是,行业的门槛太低,只要有钱就可以成立影视公司,没有足够的资金,只要有明星资源,也可以达成目的,最终造成影视公司数量泛滥成灾,行业产能过剩,当光线传媒、华谊兄弟、华策影视这些头部公司开始不太好过时,行业洗牌可能就是一个极为现实的问题。

  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在今年6月份公开表示,目前,国内共有超过2万家影视公司,“有些刚成立不久,还没等做事儿就先关门了,几千家倒闭是正常的反馈,到明年这个时候,情况可能会有所改善。”不过,如果考虑到美国影视公司数百家的规模、英语作品在全球的优势、估值水平,以及美国并没有纯粹的影视类上市公司等因素,那么,国内A股影视公司的实质性改善,可能会花费更长的时间。

  退出可能是许多影视公司,尤其是跨界转型企业的选择,自去年三季度开始,一些上市公司关联人或公司开始降价出售旗下的影视资产。

  7月4日,阿里拍卖官网显示,乐视网前副董事长刘宏所持有的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1512.6122万股权第二次进行拍卖,起拍价4945.648万元,与第一次的起拍价6182.06万元相比,已经大降1237万,更尴尬的是,仍然流拍。

  而在一个月前,6月4日晚间,皇氏集团发布公告,降价10%出售全资子公司北京盛世骄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100%股权,盛世骄阳拟将挂牌价格在评估值 81216.28 万元的基础上下调10%,即以不低于73094.65万元的价格转让。

  皇氏集团是一家从事水牛奶的乳制品公司,但在传媒影视疯狂炒作之际,皇氏集团一头扎进了影视领域。

  皇氏集团此次对转让盛世骄阳回复称,影视剧新媒体版权分销及运营业务属于高投入,回报期较长的重资产业务,受政策影响,全部轮播商业频道关停,盛世骄阳相关收入锐减,较去年同期减少76%,互联网电视及移动运营商合作分成业务也存在不同程度的下降,多重因素的影响致使盛世骄阳2017年盈利水平大幅下降,其营业收入下滑36.85%,扣非净利润下滑66.52%。

  在去年9月,长城影视也曾发布公告,拟将全资子公司诸暨长城国际影视创意园有限公司100%股权出售,最终转让价格不超过3亿元。而在长城影视2015年收购诸暨影视城100%股权时,交易价格为3.35亿元。显而易见的是,整个传媒影视板块,都在为过去的疯狂而买单。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