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综艺 > 时尚圈职业收入大揭秘 剧组造型师一次过十万

时尚圈职业收入大揭秘 剧组造型师一次过十万

2019-07-31 12:30 来源:未知

  时尚圈一直是一个被妖魔化的地方,人们对其态度无非两种极端:要么认为圈内人朝拜名牌,纸醉金迷,不是高富帅就是白富美;要么认为华丽的表象之下其实百倍辛酸,许多人赚着细碎银票,只为了表面光鲜。但这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究竟混迹时尚圈可以赚多少钱,始终像是个秘密,不如今天就让我们来为你答疑解密,一一言说。

  设计师绝对是时尚圈的掌权阶级,他们拥有超前的思维,拥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双手。如果这个圈没有设计师,所有人都得挨饿,名模也不再是名模,摄影师将失业,编辑也不知道要靠写什么过活,Buyer 可能不用全球到处飞了,这个圈就此停转了。

  设计师这个行业以前还是很励志的,大部分能被称为“大师级”的设计师都出身平凡,比如,现在全球最富有的设计师Giorgio Armani,童年时家中非但不富裕,而且常常三餐不继。今日的Giorgio Armani创造了属于自己的时装传奇。坐拥市值70亿美元的家族企业。还有时尚大帝,当然也是打工大帝的KarlLagerfeld ,他简直是全能选手,每年为Chanel制作8 个系列的服装,包括成衣和高级定制,为Fendi 制作5 个系列,同时还为他自己的品牌做设计。他这种超强的能力令他在时尚界独步天下。除此之外,他也是著名的摄影师。他不仅为Chanel 拍摄宣传照和产品目录,他在巴黎还开设了一家叫做7L 的书店,所出版的图书主题横跨他感兴趣的各种领域,包括时装、摄影、文学、广告、音乐、插画、幽默作品和建筑。所以,他到底拿多少薪水赚多少钱只有他自己知道。

  当然,时尚圈也不乏家室背景特别“豪华大气”的品牌,Vera Wang就是其中之一,她出生于纽约曼哈顿的上东区的富裕的华裔家庭,她的外祖父是旧中国一位军阀,19岁时,Vera随父母移居时尚之都巴黎,因此爱上时装设计,1990年,Vera Wang以家族赞助的400万美元资金,在曼哈顿开设了第一间门店,从此开始过上年收入2000万美元的生活。

  在中国做独立设计师可谓走上一条“不归路”,大有“成王败寇”的梁山好汉气度,究其原因就是天朝还没有建立完善的买手制度,所以相对于外国独立设计师,中国独立设计师的成名之路太漫长,要像外国设计师那样被买手或者杂志主编发现并且重用,需要用更多的公关手段,想当年Isabella Blow在圣马丁发现AlexanderMcQueen,女魔头凭借一场秀就觉得Alexander Wang 是可塑之才,在天朝就不太可能。所以在中国做独立设计师,有全年零薪水的可能,但是请各位有职业理想和抱负的设计师们相信“只有不赚钱的个人,绝没有不赚钱的职业”。我们的独立设计师,会赚钱和经营自己品牌的大有人在,从前,老一辈的谢锋(微博)、张志峰、郭培,到今天的新秀兰玉、韩璐璐,不但人美作品也美,个人品牌和设计师品牌都经营得相当出色,保守估计一年也要有300 万元以上的收入。

  职业设计师就是指那些没有个人品牌、受雇于大集团或者大品牌的设计师,他们也是像编辑一样的高级白领打工者,只是他们的薪水不低哦,尤其是那些你叫得出名字的大牌们,比如刘芳、马可不但拿的是几百万的年薪,也可能还拥有某个品牌或者某个集团的股份,又没有经营风险,但是销售压力绝对是有的,一旦品牌销售业绩不好,就要每天看销售总监的脸色过活,压力山大啊亲。

  当然以上我描述的都是比较成功的案例,也有很普通的设计师或者干脆被人叫做“小裁缝”的那些还在积极奋斗的时尚圈爱好者们,职业不分贵贱,也不管成功或者不成功,只要你有宏大的目标总有一天会成功,尽管你现在月薪15000 块,尽管现在你的名字没有人知道,但是谁敢说你不是下一个阿玛尼或者下一个香奈儿?时间尚早,不可轻言放弃。

  摄影师也许是时尚圈内最功不可没的一群人,他们用自己的镜头去捕捉模特和时装的美态,自己却甘于屈居于幕后,也许拍出最漂亮画面的那群人并非是收入最高的,就如一个为杂志拍时装片小有名气的摄影师收入未必比街口那个装修豪华的婚纱摄影里的师傅高。

  国外的摄影师分工较为细致,有专门拍摄T台走秀的,也有专门从事广告商业摄影的。摄影师的平均年薪为5.8万多美元,约为人民币37万元,但要知道在外国,像Mario Testino、Steven Miesel这样的摄影师随便一接某个奢侈品大牌的广告拍摄单子,几百万美元就轻松入账,甚至有传闻说这样级别的大师摄影费太贵,导致许多品牌愿意起用 Mert&Marcus这样的年轻人。新一代的街拍摄影师Scott Schuman早就出版了几本自己的摄影集,更红的Tommy Ton则成了签约摄影师,据说拿到了吃穿不愁的薪水。而且Tommy Ton本人已经不限于在时装发布的场外进行拍摄,还被邀请为头排的座上嘉宾,那些寒风酷暑的煎熬已经过去。就连时装品牌Club Monaco也邀请他作为客座设计师,创作了几款同名手袋,在那些渴望被Tommy Ton街拍时装精的推波助澜下,自然又卖得盆满钵满。反倒是,老派的摄影师过着清贫的生活,曾是世界上年薪最高的摄影师Annie Leibovitz一年保底至少能收入200万美元,而为英国女王拍摄一天肖像,就可以拿到10万美元,但他依然逃不掉破产的命运。另一位街拍始祖 Bill Cunningham在时尚圈风雨无阻地拍了几十年,甚至拥有一部声望颇高的纪录片。巨大的声望并没有为他带来相应的财富,他在Carnegie Hall住了将近六十年的单间公寓小得像鸽子笼,不带厨房,连一桌一椅也没有。洗手间是合用的,在走廊尽头。他身无长物,屋子里有无数金属档案柜,只有他拍摄的照片。每一季时装周,他都自掏腰包住在郊外的小旅馆,搭地铁去秀场。对于此,他全不介意,因为和美相比,他对名利完全无动于衷。

  许多摄影师都是从摄影助理做起,那时候基本上赚不了什么钱,每天的工作就是扛着各种沉重的器材,帮摄影师调整背景以及各种测光。虽然是琐碎的活,但细心学习,出师之后,就大有用武之地。实际上,很少有摄影师只为杂志拍摄,因为杂志能够负担得起的稿费开支并不太多。但摄影师之所以愿意给杂志拍摄,一方面可以没有束缚地实现许多好玩的创意,拓宽自己的摄影风格,另一方面可以增加自己的曝光率,让更多业内业外人士了解到他的摄影技术。一个杂志摄影师的年收入可以达到20 万。

  大部分摄影师都希望能够做商业摄影师,因为广告客户才是真正有钱的金主,随便一个广告都在几万到几十万不等,如果你是个如冯海、梅远贵这样的大牌摄影师,几百万的广告也不是难事。但要知道,商业摄影,钱并不好赚。越有钱的客户,要求就越多,也会越挑剔,频繁地修改、重拍,一个项目从筹备到拍摄,再到修片完成,可能会经历数十天,甚至一个月。当中客户的各种怪异的要求,摄影师也必须满足,正所谓“客户虐我千百遍,我待客户如初恋”,而收入30 万到300 万都不成问题。

  在过去,国内的街拍摄影师大部分都是出于兴趣爱好,拿着自己的单反将街头那些美人儿收入自己的镜头之中。随着样街拍网站的兴起,也诞生了一部分签约的街拍摄影师,其中有些是拿固定的月薪完成拍摄任务,年收入大致在5 万~8 万元左右,也有一些走的是计件工资,一张照片100~300 元,有被毙稿的风险。靠的是摄影师发现时尚的审美能力,也激励他们去发掘更多的时髦瞬间。这样的摄影师年收入大约可以在12 万元左右。

  模特是整个时尚行业里最光鲜亮丽的那一群人,她们有着修长纤细的身材,可以被那些价值连城的时装包裹,在众人眼中,她们出席的不是时装发布就是高尚酒会。走过书报亭或是商场,她们的面孔无时无刻不在对你微笑。而这群美丽的人儿,薪水是否会和想象中一样漂亮?曾经,那个传言“没有1 万美元就不起床”的超模黄金时代是不是真的?

  在欧美,模特和中国一样呈现两极分化的趋势,甚至竞争压力更大。一般来说,普通模特的年薪仅有2.7万多美元,折合人民币17.1万多元,甚至不如国内商展跑得勤快的姑娘。超模如Gisele Bundchen一年可以拿到45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8亿元的天价。根据《福布斯》杂志评选出的全球收入最高的十大超模,Bundchen就以这样的天文数字遥遥领先。第二位是英伦资深老“超模”KateMoss,从Longchamp到Mango,从Topshop到Salavotore Ferragamo,她有着各种合作和代言,一年净赚920万美元。另外,维多利亚的许多秘密天使们都在这个榜单之上,MirandaKerr、AdrianaLima和AlessandraAmbrosio每一个身价都是数百万美元。而模特中最幸运的要数Natalia Vodianova,原本只是俄罗斯水果摊头的贫穷姑娘,在走红国际T台之后,与英国贵族Justin Portman结婚,离婚后又搭上了LVMH集团的太子爷Antoine Arnault,尽管她现在的收入一年是860万美元,但乐观估计。

  同摄影师一样,没有模特只接杂志拍摄,这只是为了在圈中混个脸熟的方式。能够上得了杂志的模特,至少都有些资本。从搭配到,杂志编辑为了创意,会带着模特去最险恶的环境、让模特最核突摆各种造型。这样辛苦忙活一天大概也就拿个800 元,好一点儿的1000元,中间还要被经纪公司抽成,如果仅靠给杂志拍片的话,不怎么能接到活的普通模特也就几千元,需要靠车展等展台活动补贴家用。不过运气这个事情也说不准,当初给杂志做试衣模特的刘雯,就从一个月几千元的收入成了如今吸金强劲的国际超模。

  时尚圈不缺漂亮姑娘,缺的是机会。一个模特要崭露头角,除了拍杂志之外,重要的就是去四大时装周走秀。新面孔则在5000元到10000 元,名模们则在20000~50000 元,而那些享誉世界的超模一次时装周可以拿到百万薪酬。但这当中也有些吝啬的设计师仗着自己名气大,所以就只付模特一点儿报酬,甚至拖欠工资。而模特经纪公司通常会抽取客户收入的20% 作为佣金,模特在时装周的交通费用也得自费,公司只提供简单的模特宿舍,所以走秀也不是个轻松活。

  无论模特们在T 台上如何风光,但最终其商业价值必须体现在她接到的商业代言上,一个佣金丰厚的代言可以让她一年不愁吃穿,同时在行榜上迅速飞升。代言的费用从几万到几百万不等,许多不再走秀的模特也依靠着商业代言和活动站台,依然牢牢地占据着显要的位置。刘雯去年进账2000 多万元,更别提新发明的Money Girls 排行榜,在上面你会看到依靠VeraWang 广告依旧坚挺,但久久未在时装周上出现的秦淑培的身影。

  在一线城市里,长得高的姑娘做模特,矮一些的漂亮姑娘做公关,还有一些就做时装编辑。这一行入行的门槛看似不高,但进来之后要求却不低,文能写稿,武能防身那种。实际上,她们的薪水可能是这个行业里最微不足道的。

  时装编辑在行业内不算是个高薪职业,平均年薪仅为6.7万多美元,折合人民币42万元左右,与金融、实业等工作相比,实在不值一提,但诸如“女魔头”级别自然另当别论。许多从事时尚编辑职业的人们本身就是家产万贯的富二代和名媛,从事这份职业仅出于对时尚的热爱。有时尚圈的“科学怪人”之称的 Anna Dello Russo女士是个时装的狂热分子,据说这位拥有4000双高跟鞋,她竟然租用了一个高级的公寓把它打造成一个恒温15度的衣帽间,用来存放她收藏的高级时装,她爱她的衣橱和鞋子甚至超过她曾经的亿万富翁老公和现任男友,她说“我的房间太拥挤,只能用来存放衣服”。这样的名媛在时尚圈虽不多见,但是时尚圈绝对不缺有钱的时装编辑,尤其是俄罗斯的时尚圈,充斥着石油寡头和垄断财团的后代。某知名杂志的女主编Dasha Zhukova自己的双亲就是莫斯科巨富,男友更是亿万富豪阿布拉莫维奇;Miroslava Duma和Elena Perminova更是凭借着自己的财富,可以在街拍中层出不穷地轮番换上当季(甚至是下季)新衣,只靠那微薄的薪水绝对是无法实现的。比如,最红的街拍达人Kate Lanphear,她的出身就没有俄罗斯帮的那些豪门名媛那么Drama,在成为编辑之前,她就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仔,经常为了买漂亮豪华的时装一贫如洗,最窘迫的时候连房租都交不起,后来更是有剧作家把这个桥段写进了名叫《一个购物狂的自白》的“烂片”里面,来揶揄时尚圈“穷”编辑的“装”生活。

  助理编辑说实话就是个打杂的,各种脏活累活都得干,扛重物、烫衣服、发快递、找插图,联系公关作者和场地,领导的夺命连环Call 随时随地在手里响起,并且学习忍耐和抵御。但这正是一个好的时装编辑的必经之路,只有都做过,才懂得发生各种事件该如何解决。一个助理编辑在实习期通常月工资只有800 元,或者拍一次片子拿300元。转正之后,也只能一个月拿4000~5000 元,离一个LouisVuitton 的基本款单价还有些差距。

  当助理编辑经过2~3年,媳妇熬成婆之后,终于可以成为一个独立做稿的时装编辑,这时候工资也不过6000~8000元,资深一些的也不过 10000元出头。好在这时候,时装编辑可以参加一下活动补贴家用,一次300 元的收入如果跑得勤,也算是笔不小的收入。这样算下来,时装编辑一年8 万~15 万元的收入也不算高。那些传说中天天穿在身上的名牌,有些是编辑一咬牙买下的,有些是在折扣时收入的,有些是本就家底丰厚,还有一些猥琐一点儿的,大概会把拍片借来的样衣披在自己身上,不值得提倡。

  主编这个位子和编辑大大不同,除了要监管内容,还要管理团队,更需要拓展资源和广告客户,需要筹谋杂志从落地活动到每一期选题的方方面面。这也是为何管理层的薪水和普通编辑是两个水平。在国内,一家杂志的主编大概至少拿到60 万元年薪,好一些的在百万级别,据说某时尚巨刊的主编年薪在600万元,还另有不少补贴,但这毕竟属于秘密,细节就不得而知了。

  在时尚界尚属追赶阶段的中国,彼此的分工并没有那么细,早几年一直是编辑或化妆师包办造型师的工作,直到近几年造型师开始逐渐浮出水面,在她们的手中,时装会像施了魔法一样,变化出你想象不到的造型。

  成熟的时尚产业中,造型师是不可或缺的一环,他们的平均年薪为6.9万千美元,折合人民币43万元。不夸张地说时尚界的一流造型师都是好莱坞明星的闺蜜,她们或他们甚至可以掌控一个好莱坞明星的命运。造型师Monica Rose主要客户是好莱坞女星Kim Kardashian,而她本人也拥有一个博客来记录自己和Kim的时装风格,为读者分享造型重点,这也让Kim从中获利,虽然没有任何工作成绩,她却是好莱坞最红的Fashion Icon。大牌造型师Katie Grand更是拥有自己的杂志《Love》,并成为LouisVuitton和MarcJacobs的御用造型,那薪水肯定和代言费差不了太多,而像Rachel Zoe和Patricia Field这样一战成名的造型师,靠的是自己那些一掷千金的明星客户。Nicola Formichetti 的成名实属偶然,因为一次杂志的拍摄让他开始了与LadyGaga的合作。Lady Gaga非常喜欢Nicola Formichetti准备的一些造型单品。在一次MTV音乐奖上,Gaga一个晚上连换六套造型,全部由Formichetti全力打造。

  Lady Gaga《Bad Romance》音乐录影带在McQueen 的2010春夏时装秀上首次曝光,短短五分钟内,动用了整整十个造型,其中也包括McQueen那双臭名昭著的高跟鞋。Nicola Formichetti和Lady Gaga的造型团队“House of Gaga”为其打造了很多怪异而惊艳的造型,起初大众只认为这是吸引目光的噱头,很快这种前卫就得到时尚圈的认可和追逐,Lady Gaga成为最受瞩目的全新时尚Icon。造型师们在平日里也是积极开展各种合作,甚至拥有了自己的时装品牌,日进斗金绝不是问题。

  目前大部分的时装造型师都是自由造型师,许多都是在国外学成归来,或是在业内小有名气,依靠着良好的名声和杂志的关系,可以接到不少活计。依然是那句话,帮杂志拍片,赚不了大钱,一次从2000 元到6000 元不等。但有时候,要操心的事情可不少,有些造型师必须帮编辑借到那些搞不定的衣服,自己还得在平日里买上一大堆配饰以备不时之需。对于他们来说,杂志拍摄却充满了乐趣,即使一年到手可能在10 万元左右也值了。

  相比于杂志造型,广告造型活傻钱多,特别是TVC广告。造型师必须带着预算去相应的地方采购演员的着装,绝大部分都是些日常的基本款,搭配只要不出错就行,在中国,广告造型极少有创意可言,但收入却不一样了。尽管必须时时刻刻跟班拍摄,但一次几万元的费用可不少,如果幸运的话,每周都有一次拍摄,那么一年50 万~80 万元不在话下。

编辑:admin